仙女味儿

[千我] 短篇完结 纸心脏

✨✨

氤氲唱酒:

那么,要好好保护我的纸心脏。


要牛奶吗:











C1. 




『微风起的时候,请抓紧我的手,不然我会随风飞走。』




-




  早晨的太阳藏在云间,只透出几丝的光亮。露水还没有蒸发,躺在绿得发亮的叶片上,随着春天的微风轻颤着。天空中的风慢慢地吹开遮盖住太阳的厚重云层,阳光倾洒下来,给不规则的鹅卵石路镀上了点金色。




-




  不骄不躁的阳光,恰到好处的春风,赐予了这个清晨不同于单调冬日的彩色美。一切都安安静静的,灌木丛围绕着的图书馆偶尔传来几声低低的交流声。




-




  一双白色的简单帆布鞋急匆匆地踏上了鹅卵石路,鞋底与突起的鹅卵石摩擦发出了略微有些刺耳的声音,在这环境中显得有些突兀。因跑得太急了,鞋子的主人并未留意脚下,白色的鞋子硬生生地踩上了路边未干的积水,溅起的水在白色的鞋尖上留下了几滴灰色的污渍。




-




  一个短发的女孩子手上拎着还热乎乎地冒着汽水的早餐,在图书馆不远处慢慢地停下了脚步。她有些呆滞地看着图书馆玻璃窗对面的两人。原本微微有些咧开的嘴角也慢慢地收拢,抿在了一起。红润的嘴唇收到了力量的压迫,血色往旁边退去。




-




  一个穿着灰色运动衫和运动裤的男生手里拿了两杯咖啡,递给对面的女生一杯,两个人一起在图书馆里坐下来,凑得很近,在说些什么。那个女生穿着加长的纯白毛衣和黑色的打底裤,坐在椅子上,笑眼弯弯。他们不知在说些什么,两个人好像兴趣很相投一样。




-




  那个站在外面的短发女孩子从衣袋里拿出手机,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又还是放了回去。她松开抿了好久的嘴唇,紧了紧手上拎着的放着早餐的塑料袋,抬脚走进了图书馆。




-




  “怎么在这里?喏,你的早餐。”短发女孩子装作不在意,将手上的早餐袋递了过去。




-




  男生转过头来,弯了弯嘴角,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说:“半路上碰到了林沁阳,就讨论了一下明天的课题。图书馆里不能吃东西,白诺你先去吃吧,我过会儿来找你。”他说完,有些无奈地握了握那个被他叫做白诺的女孩的手,以示安慰。




-




  白诺依旧是一副大度的样子,挥了挥手,轻声说:“那我先走啦。”说完快步朝图书馆外走去。白诺出了图书馆的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早春清冷的空气,等到胸腔里降下温来,再迈开步子,漫无目的地走着。




-




  白诺看见不远处有一张长椅,便走过去,不顾上面还有些许露水,直接坐了下去,靠在椅背上,低着头,看着自己鞋尖上的点点污渍,陷入了回忆。




-




  从初中起,白诺就开始关注他了,这个叫做易烊千玺的九班团支书。他和同学打完球,刘海湿漉漉的,骨节分明的手扭开矿泉水的瓶盖,边走边喝。和别的男生不同,他即便很渴,喝起水来的样子也还是那么的斯文,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当时,白诺觉得,翩翩公子形容的,就应该是像他那样子的人了吧。




-




  白诺千方百计打听易烊千玺报考的高中,是一所重点高中。白诺拼了命的在学习,为和他上同一所高中,看看他也好。幸运的,白诺成功了。和普通小说里的剧情一样,白诺开始追求易烊千玺,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可是白诺却感觉她追易烊千玺隔了一座山都不止。




-




  用他高中朋友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清心寡欲。白诺也算理智的,边追易烊千玺边顾好自己的学习:早上早起背着书包在公交车站等车,手里拿着本书背着,又或者是拿着本错题本翻看着。到学校后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热乎乎的榴莲牛奶,跑到北教学楼给他送去,然后再下楼,到南教学楼。偶尔在小卖部碰上时,总会帮忙排队付账,然后再头也不回的跑掉。就这样持续了三年。




-




  大学,本以为不会再和易烊千玺碰上的白诺却在报到处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易烊千玺转过身,冲着白诺笑了。那天,他的梨涡很深,足以让白诺深陷其中。尽管是多年后,白诺一想起那天易烊千玺的微笑,心里也都暖暖的,自己也不禁绽开笑容。




-




  白诺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幸运的那个人。她常常不敢往下想,她怕自己失望。




-




  是的,白诺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因为易烊千玺走得太快了,她白诺必须拼命跑着才勉强能看得到他在前方停下脚步回头望来的眼神。他易烊千玺,一直都是迁就着白诺的那个人。




-




  会不会,连在一起,都是他再迁就着自己呢?他那么好的一个人。




-




  白诺抬头,看着天空:最近是多云天气,天上有许多或厚或薄的云,满满的占据了天空。就像白诺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易烊千玺。




-




  现在起风了,吹开了几片厚重的云。白诺专注着看云,一阵冷风从敞开的风衣里灌进去,冷得白诺打了个哆嗦。




-




  “怎么在这里?快把衣服扣上,初春的天气还很冷啊。”旁边传来了那个听了许多遍却又是怎么也听不厌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暖暖的一个东西被塞到了白诺的手中,散发着热气——白诺最爱的芒果汁,热的,已经插好了吸管。




-




  白诺空出一只手来,揉了揉被风吹得有些干涩的眼,站起身来,吸了一口芒果汁,再看着旁边的那个微微笑着的人。“你看你,买的早饭都凉了。走,我们去那家店吃。”易烊千玺俯身摸了摸装着早饭的塑料袋,上面已经没有了热气,扎紧的塑料袋里还有几颗水蒸气附在袋子上。易烊千玺一只手把袋子拎起来,另一只手握住白诺有些冰凉的手。




-




  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随手一丢。




-




  『若是弄得满是褶皱就麻烦了虽 然我什么都不说看起来很善良但自尊心很强。』




























C2.




『曾被爱情伤害过,也曾为某人认真的考虑过,我的初次体验如此深刻。』




-




  白诺被易烊千玺牵着,走进了一家店吃早饭。原来话挺多的白诺如今却是沉默着,什么都不说。易烊千玺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细心地帮她擦掉嘴角上的酱料。




-




  他那么好,所以会害怕被别人抢走,所以想自私地把他占为己有。但白诺觉得自己太卑微,太平凡。他太抢眼,太温暖,温暖到要把她灼伤。白诺在爱情面前早已没了强心脏——




-




  高二时,她被一个学长告白了。因她沉默着,那个学长又是强势的一派,便自顾自地认为白诺是答应了。然后无论是白诺之后怎么解释,那个学长都不听。那个学长知道白诺喜欢易烊千玺,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便不让白诺再去给易烊千玺送东西,还一个劲儿地让白诺打消这个念头。




-




  其实,这个学长对白诺很好。把白诺对易烊千玺做的事都照模照样搬到了自己身上,给白诺送零食、牛奶,小感冒的时候送药、送热水,几乎无微不至。白诺也觉得一昧接受别人的好有些不心安理得,再看看易烊千玺对她的做法也是无动于衷,便打算逼迫自己接受那个学长。




-




  她开始努力为学长考虑着,也开始回应对她的好。可惜,这个人是个花心的主儿。白诺生得清秀,性子却有些急躁,一生气起来就跺脚,鼓鼓的小脸涨红着很是可爱。那个学长无非就是奔着这一点来的。看腻了,也就甩了。现在把两个人对比一下,易烊千玺真的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一般,温柔体贴周到。




-




  吃完早餐,两个人走出店铺。在街道上等着红绿灯,易烊千玺抬手揉乱了白诺的短发,问:“生气啦?”




-




  白诺被问得戳中了心思,但还是固执地回答:“没有。”虽是这么说的,但脸颊却开始鼓起,嘴巴也抿到了一起。




-




  看到白诺这幅模样,易烊千玺更用力地揉着白诺的头发,嘴角咧开,带着满满的宠溺开口:“小傻瓜,她是我们教授的女儿,来帮教授负责课题的。”易烊千玺看见绿灯亮了,就把手放下去,搭在白诺的肩膀上,带着她往对面走。白诺还在发呆,一个不注意就有点站不稳,靠着易烊千玺的身子才勉强站稳了。易烊千玺则是顺势将她禁锢在臂弯下,一边走一边说:“人家都二六了。”




-




  言下之意就是她和易烊千玺有着六岁的年龄差,不可能的,让白诺安心。




-




  听到这里白诺心情稍稍好转了些,但还是无法驱散内心深处的害怕恐惧慌乱。




-




  “课题还没做完,陪我吧。”易烊千玺低头,用着轻柔的语气问道。




-




  “嗯好。”白诺最终还是禁不住弯起了眼睛。




-




  春日上午,外边的树影有些模糊不清,树叶与树叶被风吹得互相摩挲,发出细碎的能挠痒人心的小声音。图书馆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白诺坐在靠窗的那一边,翻看着一本不薄不厚的书。窗户开了条缝,有丝丝凉中带暖的春风调皮地吹起白诺的头发,几缕发丝在头顶上翘了起来。




-




  白诺看得入迷,头又低下去了一点儿。两侧的短发倾下,遮住了她的弯弯的睫毛、灵动的眼睛、小巧挺拔的鼻子和微微勾起的嘴角。易烊千玺在旁边抬手摸了摸鼻子,把视线转回已经暗下的电脑屏幕上。




-




  易烊千玺伸手按下鼠标,唤醒桌面,手肘触碰到了白诺的手臂。白诺下意识地把手微微地缩回去一点——她还是那么容易紧张。易烊千玺觉得她的反应好笑,干脆把手伸过去握住她放在书页上正准备翻页的手,紧紧地握住。




-




  白诺整个人都进入了紧绷状态,被握住的手一动都不敢动,另一只手也紧张地用刚修剪了没多久的的指甲抠着桌边上的橡胶皮。




-




  “那么紧张干什么。”易烊千玺带些调侃意味地问道。见白诺不应声也不恼,继续说:“都不敢看我了?”




-




  估计是料到了有些傲娇属性的白诺会回话,易烊千玺干脆侧过身来,直直盯着白诺。果然不出他所料,白诺没有什么底气地反驳:“敢啊谁不敢。”




-




  白诺的头才刚转过来,还未看清易烊千玺,就发现他的脸瞬时放大在自己眼前。说话还未合上的嘴唇上传来一阵湿热的感觉。




-




  初次接吻两人都没有什么经验,仅仅只是唇贴着唇。易烊千玺放开已经呆滞得连魂魄还在不在都不知道的白诺,装作一副不紧张的样子说:“回神回神!”




-




  白诺反应过来后连忙转回头去,把书举起来,然后遮住脸,什么话都不敢说,连动都不敢动。




-




  桌面上摆放着的电脑暗下的屏幕倒映出易烊千玺抿着唇紧张无比的样子。




-




『虽然看上去外表坚强,但我的心脏却像是纸一样;太过喜欢你事实上我也有些害怕。』




































C3.




『你已深深的刻在我心里 ,或许你不知道吧,心里的话都会告诉我的是吧?』




-




  那天,易烊千玺的课题是在半夜才赶工赶完的,质量也可想而知了。因此第二天,负责课题的“二十六岁”教授女儿林沁阳便更有理由找易烊千玺来交流交流了。




-




  今天阳光灿烂,云很少很薄,春日柔和的阳光轻轻覆盖着还透着丝丝寒气的大地。依旧是像昨天一样的图书馆里,原来的那张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




-




  “给你。”林沁阳手里拿了瓶热乎乎的芒果牛奶递给易烊千玺,坐在他的对面,撩了撩染成浅棕色的长发,继续说,“这个牌子的水果牛奶味道都不错,看你昨天在自动售卖机里买了瓶,原来你还喜欢芒果。”




-




  易烊千玺并不喜欢别人一口咬定他的喜好,况且还是不正确的。要说他的白诺是一张干干净净的,薄薄的白纸,那么林沁阳就是一张涂满绚丽色彩的,厚重的画布。易烊千玺并不喜欢外表美丽心机深重的人。




-




  见易烊千玺没有搭话,林沁阳继续寻找话题:“你喜欢朴山多拉吧?她最近出了Solo,我朋友开的一家店里专门卖海外明星的唱片专辑,都是正版的,我可以帮你带。”




-




  对,说起朴山多拉,易烊千玺也就是喜欢她柔和耐看的五官,不加任何装饰也很好看,况且性格更是很好,即使没有和她相处过也能透过屏幕感受到她对待身边人的真诚。易烊千玺就是喜欢这样子的人。




-




  易烊千玺把捏在手上的玻璃杯装的芒果牛奶放到了桌旁,双手扣在一起,抬眼看向林沁阳,问:“学姐你找我是说关于课题的吧?”言下之意就是——你别再说东说西了再不切入正题我就不奉陪了。




-




  林沁阳又怎会听不出这话的含义?她也便识相地说起了课题的事儿,但说了很多目的无非只有一个,让易烊千玺多和她呆在一块儿。




-




  馆内,一个人不停地说着话,另一个人偶尔搭几句,眉目间是刻意压制的不耐。




-




  同样校园的寝室楼里,传来女生唧唧喳喳的讨论声。




-




  “啥?人家可是花一般的年纪ho~目测最大也才二十出头点儿吧。”同寝室的室友说着林沁阳的年纪。




-




  白诺并没有说那是易烊千玺告诉她的,她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骗了她。白诺的自尊正在一点一点地被踩踏,她的心脏正在一点一点地被撕裂。疼!冰冷无力地疼!




-




  不同于晴朗午后所散发出来的轻快,寝室楼边的长椅上是冷寂的沉默。火药正一点一点地开始燃烧,很快就要被引爆炸弹。




-




  “到底怎么了?”易烊千玺上午被林沁阳弄得心烦意乱,没想到来找白诺得到的又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到处碰壁弄得易烊千玺真想爆粗口。




-




  “你骗我。她的年龄。”白诺低着头开口。她一直都是用卑微的姿态去面对易烊千玺,她只敢这样。




-




  “那又怎么了?为了让你安心还不行吗?有必要吗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情就动不动地摆脸色给我看。”易烊千玺生气,生白诺不照顾他感受,就知道闹小脾气;易烊千玺还委屈,委屈的是白诺不理解他对她的好。




-




  一场争吵开始了。无非就是一个人自以为是地捍卫自己内心那微不足道的“尊严”,把自己内心的不安化成笨拙的言语说出去;另一个人任性地发泄自己的不满,把自己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情感全都变成刺,无意却又狠狠地刺入对方的内心。




-




  “我怕!我怕!我就是因为怕才动不动就发脾气。烦了?”




-




  “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我现在烦了!烦了!”




-




  “滴答,滴答。”白诺只听见她的纸心脏在哭泣,泪水滴落的声音。




-




  “走走走!现在看到你就烦!走!”毫不留情的话语再次化作无数尖利的有毒的刺,齐刷刷地穿过纸心脏。




-




  千疮百孔了,纸心脏。一颗被刺戳得不成样子的纸心脏,一颗快要掏空了的纸心脏。两颗受伤的纸心脏。




-




『纯白的纸做的我的心脏你要看吗?在我内心一处写下你的名字,你要看吗?』




























C4.




『若是下雨的日子,请一定要为我撑开雨伞,再也不要让我哭泣。』




-




  争吵后,谁都没有哭。因为泪水都往心里流了,在纸心脏上下雨了,泪水做成的雨滴一颗一颗的,流进了伤口里,浸湿了千疮百孔的白纸做的心脏。纸心脏在哭。




-




  大概是半个月左右之后吧,天气已经慢慢地开始转暖了。清晨,白诺坐在那天那张被露水打湿的长椅上,任冰凉的露水透过薄薄的毛衣,将依旧寒冷的温度传递到温热的后背皮肤上。




-




  白诺心里思绪杂乱,就像高中数学书本上的看起来乱七八糟的线条一样,怎么都理不好。白诺手里拿着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打断了她内心的挣扎。发件人是高中的一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张婧:【后天傍晚有个聚会,地址在A大对面的那家自助餐厅。挺近的来吧?都是认识的人。】




-




  五十八个小时后,白诺到了那家餐厅,易烊千玺也在。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投到对方身上。对他们来说,现在的对方等同于利刃,看一眼,心里的刀子就捅得更深。




-




  易烊千玺吃了点东西就低下了头玩手机,白诺坐在一个角落里,手指交错着,不安分地摩挲着。周围吵闹的声音特别大,似是把这两个安静的人分离了出去。不管怎么样,他们一个是磁铁的正极,另一个是负极,总是会合在一起的,只是有的时候吸力小了点罢了。




-




  聚会光是聚聚餐当然不行,去KTV唱歌这个环节肯定是少不了的。易烊千玺和白诺也都夹在人群中跟着去了。




-




  进了包厢,有几个争着唱歌,大部分的都在下面喝酒。一群二十刚出头的男男女女自是抵挡不住酒精这种刺激的诱惑,一杯一杯冰镇的啤酒接连入肚。白诺也被逼着喝了一杯,冰冷的液体在口腔里刺激着每一个味蕾,冰得牙齿都似乎在打颤。白诺肠胃并不差,因此也没有太大的顾虑,就咽了下去。白诺能清晰地感受到那股液体顺着食道缓缓地朝胃流去,经过的地方都涌起火辣辣的感觉,再次刺激着心脏。




-




  白诺喜欢呆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着别人喧闹,因此也很快被那群酒疯子给遗忘了。气闷的包厢里充斥着男女大叫的声音。对面荧幕上刺眼的情歌字幕,让白诺眯了眯眼睛。白诺觉得心里越来越烦躁,便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为净。




-




  她傻傻的,不知道她再怎么不让自己的眼睛去看易烊千玺,而自己的心却依旧像当年那样,恨不得和他的心绑在一起。




-




  易烊千玺则是混在人群中被灌着酒,即便胃感到有些不适,他还是像闹着脾气的孩子一样,赌气般地喝着酒。还好像是要做给谁看的一样,刻意地和那群已经喝醉的人一样,大叫着,起哄着,像是要证明什么——他在刻意的让自己变得和白诺更加的不一样,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安抚自己不安的心,填补自己受伤的心。




-




  他傻傻的,不知道越是相反的两个物质越是互相吸引。




-




  易烊千玺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白诺清醒得很,清醒地理清了那团线。




-




  那些喝醉的人被送上了的士,,偌大的包厢里逐渐安静下来,屏幕也不知道被谁关了,整个空间都暗了下来。




-




  不怕,这里有他。




-




  白诺依旧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易烊千玺趴在玻璃桌上,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夜愈来愈深了。




-




  黑暗中,白诺疲累的神经放松下来,眼皮也越来越沉重,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一个东西砸在了她的肩膀上。是易烊千玺吧。易烊千玺靠在白诺肩头,蹭了几下,嘴巴里在嘀咕着什么。白诺听不太清,大抵是“傻子”“怕”“别这样”之类的话语。




-




  刚才那一砸让白诺清醒了不少,肩膀上传来的轻微疼痛感一阵一阵的。白诺扶起易烊千玺,出去了。




-




  时间都是凌晨了,学校大门都关了,只能把易烊千玺带回她家了。白诺一个人在A市住,爸妈偶尔来看看她。也幸好她一个人住,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把易烊千玺带到哪里去。




-




  白诺把易烊千玺扶到了她的卧室,给迷迷糊糊的易烊千玺灌了几口热水,那种醒酒汤什么的白诺不会弄,之好给他喝水。易烊千玺脸红扑扑的,在橘色的灯光下更显的柔和。




-




  他真的太好了,舍不得离开。即使他把白诺的纸心脏撕得一片纸屑都不剩。




-




『不知道会不会被撕裂,所以说话要总是温柔一点,请温柔地待我好吗?』




  




















C5.




『Please be gentle.』




-




  易烊千玺酒品很好,不会大闹,只是一个人在轻轻的嘀咕着,说来说去都是那几句话。白诺很累了,但不敢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也没有力气去打地铺了,睡客厅的沙发上又怕易烊千玺过会儿会吐,所以只好趴在床檐上睡。




-




  床头柜上的小台灯还没有关,暖暖的橘色光芒笼罩着两个人,不让黑暗靠近他们。易烊千玺睡得很不安稳,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易烊千玺的手微微一抬,不小心撞到了白诺的头,白诺很困,只是把头往里缩了缩,就又睡着了,但易烊千玺却醒了。




-




  易烊千玺睁开眼睛,感觉脑袋很沉,自己身上又是一股酒气,但胃却不那么难受了。他头一侧,看见了靠在他手旁边的白诺,心里一揪。




-




  易烊千玺从小时候开始就是那种不擅长言语表达的人,所以只能笨拙地用自己的举动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但身边的人却总是不能够很好的理解他,就连爸爸妈妈都是认为他害羞。时间一长,易烊千玺也就习惯了,不多说话,只是接受着别人对自己的好,然后自己再想办法把这些“人情”还回去,他易烊千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




-




  知道高中,他遇到了白诺。白诺也不能够理解他的种种举动,只是傻傻地猜测。比如说,自己打完球,坐在篮球场上皱着眉,其实自己是想要一块毛巾或者纸巾来擦汗,但白诺却是以为自己缺水喝,买了好多种不同的饮料来给自己。 




-




  要说易烊千玺是什么时候对白诺有感觉的吧,那估计就是那一次:那天,易烊千玺高考前一模考砸了,心情很不好。白诺也是感觉到了,很郑重的把易烊千玺拖到了学校废弃的北门那儿,对他说,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会嫌弃你的,不管你是考了全年级第一名还是考了全年级倒数第一名,不管你是考上了A大还是什么三流大学,总之,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不要不开心,我不会安慰人……之后说了什么,易烊千玺记不太清了,只是这几句话一直深深地刻在易烊千玺心里,想忘都忘不掉。




-




  她不会什么花言巧语,不像那种递情书的女生一样红着脸很羞涩,粉色的信纸上写满了不知从哪里抄来的情诗,她很真实。即便是普普通通的一瓶矿泉水,或者是一包及时的饼干和一盒牛奶,还有那天不做作的,没有大道理的一番话,都让易烊千玺的心里感受到了暖意。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不会骗人——她说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易烊千玺最终去了A大,一年后,她也跟着来了。




-




  别人都认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白诺总应该是爱的最卑微最小心的那一个,但只有易烊千玺知道,其实,他又何尝不爱的卑微小心?白诺为他改变了很多很多,他从白诺同学那里听来,白诺高考那一年,为了考上A大,完全是拼了命在学习。没日没夜的,可以说是什么时候眼皮能睁开了就在看书做题,白诺那一年就是这么坚持下来的。




-




  高中的白诺很开朗,是一个没有心事的乐天派,如今,她却因为自己而变得多愁,笑容渐渐的也少了。易烊千玺怕,怕她变得那么厉害,怕她会有一天不会再像高中那会儿那么喜欢自己了。所以,易烊千玺小心翼翼的,努力地让她开心,对她好,把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身边,不让她走,怎么也不让她走。




-




  他们都在怕,她怕他会走,他怕她会不喜欢自己了。




-




  “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易烊千玺伸出手,轻轻放在白诺的头顶。可能是因为喝醉了的原因,他的声音更加低沉,有吸引力,埋在心里的话也都一股脑儿倒了出来:“真的,不骗你。我其实在害怕,怕你不喜欢我。对不起,那天对你说了不好的话。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走。”




-




  易烊千玺依旧不怎么会表达,他只想知道,她会不会走。




-




  白诺睡得很熟,她没有听到这一番话。但手,却是下意识地伸了出去,放在易烊千玺张开的手心里。




-




  “就当你答应了,不能走了,不放你走了。”易烊千玺说着像小孩子一样的话,合上手心,握紧了白诺的手。




-




  窗外渐渐亮起来了,新的一天。




-




『I got a pa-pa-pa-pa-paper heart. 』




















C6.




『看似坚固的血肉下包裹着的是用白色纸片做成的纸心脏。』








-




  天气变热了,因此吃好午饭的午后便没有多少人在学校里瞎逛了,大都窝在寝室里或者是一头扎进图书馆或是自习室蹭空调。其他地方都安静下来,唯独操场上一群精力过剩的人在打篮球。球场边上的被树荫覆盖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看球的女孩子。




-




  夏日,地面上都在冒着热气,即便呆在阴凉的地方不动,也还是会流很多的汗,那就更别说在球场上打球的易烊千玺了。




-




  几个男生一场打下来有些兴致缺缺了,便皱着眉说了几句不打了不打了,一群人便慢慢散了。易烊千玺用手摸了一下头发,手上留下了许多汗水。他朝着树荫下的长椅看去,刚刚投篮时还看见的人却不见了。正疑惑着,脖子后面传来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




  易烊千玺扭头,看见白诺手里拿着两瓶冰镇的矿泉水。她知道他的喜好,打完球喜欢喝矿泉水。那些甜腻腻的饮料越喝越渴很讨厌。易烊千玺接过一瓶扭开瓶盖再递给白诺,然后又拿了一瓶打开喝。




-




  两个人跑到有树荫遮盖的小道上走着,白诺伸手擦了一下顺着易烊千玺下颚线流到下巴上的汗水。易烊千玺扭头笑了一下,说:“不嫌我脏啊?”




-




  “不就几滴汗吗脏什么。”白诺有些好笑地看着易烊千玺。




-




  易烊千玺把手上的空水瓶丢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伸出手揽住白诺的肩膀,两个人一摇一晃地走在小道上,影子合在了一起,在树影下闪闪烁烁的。




-




  两个人都不想回寝室,就带着一身的汗在学校里乱走起来。路上恰巧碰见了林沁阳。这两只摇摇摆摆的企鹅异口同声地打了声招呼:“Hi.”林沁阳礼貌地笑了笑。




-




  等林沁阳走远后,白诺问:“为什么上次跟我说她二十六了?”




-




  易烊千玺侧目挑了挑眉,回答:“你猜。”




-




  “你猜我猜不猜?”白诺是知道原因的,就和易烊千玺开起了玩笑。




-




  易烊千玺看她这幅调皮的样子,就抬手扯掉了白诺的发圈,说:“扎起来干嘛,短发好看。”




-




  “热。”




-




  “给你一个易氏空调用用。”易烊千玺撩起白诺垂下来的头发,往她脖子里吹起,惹得白诺想逃。易烊千玺不轻不重地抓住她的胳膊。




-




  脸颊上泛着的红晕,不只是热气蒸出来的,还是别的原因。




-




  二十出头的年纪,不晚不早,刚好。




-




  纸心脏呢?




-




  还在,只不过被好好地保护起来了。




-




『总会有一个人来好好地保护着你的纸心脏的,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




E-N-D
















TO.看到这里的你




-




  在那个人还没来到之前,请你自己好好地保护着自己的纸心脏。伤心时,或者是不安时,摸摸心口,对自己说要坚强。那个人暂时把他要守护的纸心脏交给了你,在他来的路上,你要好好地保护着纸心脏。




-




  起风的时候,那个人会牢牢地抓紧你的手,不让你飞走。




-




  那个人知道你的善良,懂得照顾你的自尊心,所以不会让你满是褶皱。




-




  那个人会看透你坚强的外表,把你的纸做的心脏好好保护起来。




-




  下雨的时候,那个人会撑开雨伞,再也不让你哭泣。







  那个人不会让你的心脏被撕裂,所以说话总是很温柔,总是会轻柔地对待你。




-




  那个人不会对你有所隐瞒,会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你。




-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温柔待你。




-




  那个人不需要你把心给他看,他知道那上面一定写满了他的名字。




-




  不要不安,那个人在路上了。




-




  纸心脏的故事结束了,白诺是你,你就是白诺。总会有一个易烊千玺来这么对你。




-




  希望以后,不安的时候,可以想起这一篇短短的《纸心脏》,或许,它能给你一点安全感,一点安慰。如果可以,我也可以当做你的树洞。


评论
热度(75)
  1. 仙女味儿言清词幼 转载了此文字
    ✨✨
  2.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言清词幼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欢的是小钱和justin了 🙌

© 仙女味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