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味儿

【千我】少年孤岛

😋

酿梨子:

*架空/娱乐圈养成/草根的苦你不懂


*摇滚乐队/造作青春


*我这里的千玺不是好孩子(慎点 






00


 


你盯着暗蓝色的海平面,用发白的指尖指了指天际线,你说,你要出海了。去那里,那个看不到但是很温暖的地方。


 


我说,你去吧,你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你却要转过头看着我的眼睛,悲伤暗涌之后,你点燃了一支蓝色的烟。


 


星火落地的那一刻,你跟我说,我是你永远的孤岛。


 


 


 


01


 


咖啡屋,暖气片,烧不热的暖水袋,吃不完的泡面,恰如我们挥霍不尽的韶华岁月。


 


 


 


北京的三月初丝毫没有开春的迹象,前几天还下了一场大雪,路上到处都是肮脏的鞋印和滑溜溜的冰块,我这一路回家有好几次都险些滑到。


 


推开门的时候感觉暖气一下子扑在脸颊上,眼镜上结了一层厚厚的水汽,随之而来的就是扑鼻的泡面味儿。易烊千玺坐在他那乱七八糟的床铺上,手里抱着吉他盘腿坐着,朝我伸出了双臂。“欢迎回来嘿。”


 


“欢迎你妈,我都说了今天我要买菜的,你还吃泡面?”我把湿透的鞋摆在门口,转身瞪着易烊千玺嗔怪。对方则报以一个无辜的表情跟我摊摊手,说了一句:“我饿。”


 


一句结尾带着颤音的撒娇立马就让我怂了,但是我还是要叉着腰站在床前训他:“那你天天吃泡面身体怎么要啊,你说说你才多大点,还要不要长个啊?”


 


“你还真当我是儿子啊?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易烊千玺朝我扯扯嘴角笑了一下,把吉他放下径直朝冰箱走去。他打开冰箱门拿出一听可乐,转过头讥笑着说:“好歹我也成年了,轮不到你来管我吧。”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装了土豆白菜的塑料袋往地上一扔,说:“随你便吧。”


 


 


 


这种事情,的确轮不到我来管。可是我总有一种要把他当弟弟养的倾向,我老觉得他还是那个我初见时软萌的嘟着小嘴问我吃不吃糖的小男孩,谁知道他长大了翅膀硬了。


 


“啊喂你别给自己加戏了好吧,你不过就比我大三岁好吗。”易烊千玺看我坐在床头伤神,扔了一听可乐过来,我伸手接住。


 


“你一点都不可爱,哪像我刚领你回来的样子啊。”我打开可乐,闷声抱怨。


 


 


 


我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是我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当时我跟同学组的乐队刚刚解散,大家正准备收拾行李各奔东西。我跟郑逼收拾好活动室,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砖红色跑道,挂上了那把生了锈的锁头。


 


我背着吉他往出走,树荫在我脚下打出了各种形状,看起来像是小恶魔的爪子,于是我一直踩。郑逼问我:“梨子,咱们真就这么散啦?”


 


我低头专注地踩树荫,反问了一句:“难不成呢?”


 


郑逼停下来,问我:“你想过未来吗?”


 


我顿了顿脚下,说没有。


 


“你就真的准备跟他们一样,随便找一所大学上,随便找一份工作糊口,然后将来找个男人嫁了给他管家带孩子?”郑逼操着他的烟嗓越说越激动。


 


我低下头把玩自己的指尖,食指的指腹上有一个茧子,弹吉他弹得,硬邦邦的。我用指甲在上边留下了一道月牙形。我抬头问郑逼,有烟吗。


 


郑逼摇摇头说,不给抽。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仰头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天,没有翅膀划过的痕迹,也没有人飞过。未来有多远,我一直觉得,很远,远到我根本用不着想。


 


 


 


“郑逼,我谱子拉活动室了。”我说。


 


“你都要走了还拿那些干嘛?”郑逼问了一句,看我不回答就跟在我后边一直走。太阳很毒,照得人头皮发麻,我不知道这么毒的太阳,能不能在我眼泪落地之前就把它蒸发掉。


 


走到活动室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门前站了个人,很瘦小的男孩,穿着白色的印了一只熊的T恤,带着鸭舌帽,就呆呆地站在门前不说话。


 


“你找谁啊?”我问他。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像一只小仓鼠一样赶紧移开视线,缓缓开口说:“我找……乐队的队长……”


 


“你找队长干嘛?”我看着他用手指攥着T恤下摆拘谨的样子,有些滑稽。


 


“我想加入乐队。”


 


“哈,小奶娃你几岁啊?”我大笑着看着这个比我矮半头的小男孩。他好像很惊讶我这样叫他,抬眼看我的时候眼里都是委屈。


 


“十五……还差五个月。”


 


“哈哈哈哈哈,十五还差五个月啊,十五岁这么美好的年纪怎么想着加入乐队啊,长这么可爱追你的小姑娘肯定多啊是不是?别来姐姐这玩了,这不好玩。”


 


他不太高兴地沉下脸看着我,说:“我会吉他,声乐,舞蹈,架子鼓,键盘。”


 


郑逼在后边一气地“啧啧啧”,说了一句:“感觉这小孩挺牛逼啊,哎,梨子把你吉他给他。”


 


我翻了个白眼把吉他包放下来,递给小孩。


 


“那,我弹世界末日吧,周杰伦的。”他接过吉他调音。


 


郑逼在我背后咋呼:“卧槽这小孩可以自己调音啊!”被我回头瞪了一眼才咽下去后边的话。


 


我抱着手臂想,会自己调音是很牛逼,可丢什么也不能丢面子啊,你说是吧郑逼?


 


 


 


事实就是,如果老天爷想让你丢面子,那你是没法子的。在这个小孩唱出第一句歌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他真的很厉害,音色音准都不比我们差,而且声音还很独特,低沉且磁性,跟郑逼的烟嗓不一样,唱抒情歌代入感很强。


 


“你叫什么?”他弹完了我问他。


 


“易烊千玺,这下你们要我了?”他声音不带刚才的羞涩,反倒有几分跋扈起来。嘿,这欺软怕硬的小崽子。


 


“要。可是现在,乐队就你一个人了。小东西,我们都毕业了啊。”我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帽檐,开始收自己的吉他。


 


“这不还有你们呢吗?”他问我。


 


“你说我?我马上就要离开啦。”


 


“那……你能不能不走啊?”他沉默良久后问我。


 


“你说什么?”我被他逗笑了,眼看着他又回到了仓鼠模式。


 


“你别走啊,你们乐队那么棒,继续做下去好不好?”他用乞求的语气问我。


 


就像是,本来都要熄掉的火焰遇到了新的火苗,在心里噼里啪啦地开始窜动。我抬头看了眼郑逼,发现他也在凝重地看着我。


 


“再给我们两天时间考虑还不好,小崽子?”我跟他商量。


 


“好!”他抬起头,晶亮的眼睛望着我,然后从包里拿出来几块糖递到我手上,“梨子,这是麦芽糖,送给你们了。”


 


“谁让你叫我梨子了,小崽子?叫我姐姐。”


 


“那谁让你叫我小崽子了?你应该叫我,易烊千玺。”


 


 


 


我在那回忆十八岁的夏天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悄默默地坐到我旁边了。他用手臂跟猴子一样环住我的肩膀,软着嗓子问我:“姐,生气啦?”这小崽子,看我生气才叫我姐,平时都一口一个梨子叫我,尤其是大爷劲儿犯上了就叫我嘿。


 


“姐,我还是饿,要不你再给我做点饭?”他问我。


 


“你特么当我养猪啊,你吃不饱啊。”我被他圈着摇晃,没好气地问他。


 


“嘿不是你说我在长身体的吗!你要是不喂饱我,我肯定长不到一米八……”


 


最后熬不过他,我还是得起来给他做饭。我俩窝在这个破出租屋里搞创作,每天的伙食也不怎么地,豆腐清汤白菜土豆,来回绕着花样。不过小崽子吃得还挺乐呵,也不嫌弃我的破手艺。


 


吃完饭我就收到郑逼的微信,再不去赶场今晚就没钱了。我俩穿好大衣就赶紧往出走,生怕明天白天连土豆都没有了。找天堂是我们驻场的一家歌厅,我,郑逼和千玺,三个人撑场子。虽然不算大,不过还算是能要的正规地方。


 


“千玺,你看四点钟方向那个女的怎么样?红裙子诶~”郑逼在台后跟千玺指指点点对客人评足论道,我上去给了郑逼一拳,我说:“你能别用你那狭隘猥琐的思维教坏千玺行不!”郑逼被我打得发蒙,回了一句:“你特么还真把他当弟弟护着啊!他都十八了大姐!我这么大的时候我都……”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给硬生生打断了:“谁他么爱听你十八岁那些屁事啊,你以为光荣啊。”


 


易烊千玺在旁边看着我和郑逼闹,也不说话,就微笑地看着台下的某一点愣着,不过我肯定他没有和郑逼一样看女人就是了。


 


我俩安静下来了他才转过头对我笑一下,两个梨涡深深凹陷,他问我:“是不是该上场了?”


 


 


 


舞台的灯光暗下来,人群骚动了一下以后安静了。这时候一束灯光照在舞台中央,易烊千玺抱着电吉他开始扫第一个和弦。就那带着颤音的第一声,不知道撩拨了多少人的心,反正舞台下边的人都疯了似的开始大叫他的名字。“Jackson!Jackson!”然后我开始弹贝斯,郑逼开始弹键盘,舞台下的各种颜色的光束打在人们迷离的笑脸上,他们摆动身躯,尽情的挥霍年轻身躯中的那点活力,恨不得一夜之间老去。


 


我借着昏暗的灯光朝易烊千玺看,他穿着皮衣,手指灵巧地按着和弦,汗水打湿了他的刘海,反倒更显得英气逼人,破洞牛仔裤、右耳上那枚耳钉、脚下的马丁靴,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舞台上的易烊千玺,总是让人丢了心智地喜欢。


 


中间换场的时候我们下台,郑逼笑着锤了易烊千玺的肩膀一下:“小子,你这段日子进步不小啊,真的,你应该去参加那个什么快乐男声。”


 


“我?”易烊千玺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我还快乐男声?算了吧,我就一愤青。”说着自嘲地咧嘴笑。


 


“抽烟不?”郑逼笑了几声从裤兜里拿烟给千玺,我眼疾手快给抢了过来。


 


“郑逼,你要是再敢怂恿他干这些,我真生气了。”我沉着脸说。


 


易烊千玺过来趴在我肩膀上,鼻息打在我的耳侧,一股啤酒的味道涌进鼻腔。他说:“我姐不让,我就不抽。”


 


郑逼嘴角抽搐了几下收起烟,离开了。易烊千玺从我肩膀上起来,笑得狡黠。


 


“我不让,你肯定背着我跟郑逼学抽烟。你说你,才十八岁……”


 


“得得,你快别说了,你不也十八岁就会抽烟了么。再说郑逼十八岁……”


 


“你以为他那点事光荣啊!”我真是纳闷了,易烊千玺和郑逼次次都把郑逼十八岁那点屁事挂在嘴边,跟那英雄的伤疤似的恨不得昭告天下。


 


是,郑逼是留下疤了,不过不是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在别的女人肚子上。我每次拿这件事数落郑逼的时候,他都一脸委屈地跟我说:“要不是这事我怎么从大学出来!我不从大学出来我怎么找你!”


 


呦呵你还委屈上了,感情你出这么一档子事就是为了搞个处分出来找我是吧。


 


 


 


从找天堂出去的时候下起了小雪,绒毛一样落在我们的鼻尖上。我掏出围巾围上,顺便问易烊千玺要不要围巾。


 


“为什么我没有啊喂!”郑逼在旁边一脸怨恨地跳脚。


 


“我不围围巾。”易烊千玺微笑着把围巾还给我。他是不围围巾,他连秋裤都没有穿,零下好几度的天气里还露着精瘦的脚踝穿着膝盖破洞的牛仔裤。


 


“真的,小崽子,你这样下去,等你老了你一定会腿疼的。”我看着他那两条瑟瑟发抖的腿,好言相劝。


 


“我还这么年轻,想老了的事情干嘛?”易烊千玺把手插在黑色风衣兜里,很不屑我的劝告。


 


是,你年轻,你有的是时间造作。我们都年轻,都有的是时间挥霍。就把那些看起来金光闪闪的时间,一股脑全部扎进那些乐句里吧。电吉他,木吉他,键盘,三种乐器交汇的声音像是一条河,这一头是我们一群人的年轻岁月,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另一头是我们挥霍不完的韶华时光。


 


回到家,对就是出租屋,不过我习惯地管那个小脏窝叫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易烊千玺去磨咖啡豆。我走到他床边去看他的谱子。


 


“这是你写的啊?”我看着那一床的打印纸,还有一地的纸团,深感我们的小脏窝真是在易烊千玺的努力下发扬光大乱得一塌糊涂。


 


“恩。”他喝了一口咖啡,朝我走过来。


 


“这两个和弦衔接也太难了吧,你弹得了吗?”


 


“你不要怀疑我好吧。”他说着朝我笑,把咖啡递给我。


 


晚上是不睡觉的。我们两个人,白天在家里写东西,我傍晚的时候去楼下的咖啡厅打打工,晚上去找天堂驻场,然后回到家里又是一个通宵弹奏。所以,咖啡成了生活必需品,时刻都离不开的东西。


 


“你困你就睡啊,等我干嘛,我白天又不打工。”易烊千玺扫着和弦跟我说。


 


我用手撑着头,眼皮打架,我说:“好,你先弹,累了我给你准备宵夜。”


 


说完我打了个哈欠。


 


然后易烊千玺打了个哈欠。


 


我又打了个哈欠。


 


“……这是可以传染的吗?”易烊千玺看了我一眼,“我都让你睡啦,冰箱里有剩饭你真的不用管我啊。”


 


到最后易烊千玺扫和弦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就这么坐在床上睡了过去。期间他可能起床去拿了听可乐,或者去倒了杯咖啡,然后又坐了回来。


 


这一觉睡得并不好,梦见了自己站在金色的河流中,河水冰凉。我俯下身摸索,感觉手指都被冻僵了。摸到了的东西硬邦邦的,我捞出来看,是一把腐烂的木吉他,琴弦已经生了锈,木头的部分烂了好几个洞……这时候我打了个寒颤醒来,发现自己靠在易烊千玺身上,盖着那条大围巾。


 


他看我醒了,问我要不要躺下睡。


 


我摇摇头坐直了,问:“几点了?”


 


“六点多,还可以睡会儿。要不你就躺下睡吧,你压得我肩膀都麻了你知道吗?”他说着活动了几下肩膀。


 


“饿不饿?”


 


“不饿,你快睡吧。”他低着头用笔记录一段吉他谱。


 


“冷吗?暖气开了没?”


 


“开了,你睡吧。”他继续拨了几下琴弦。


 


“那……”


 


“你睡不睡?”他停下手中的事抬头看我,眉头皱着,吓得我一哆嗦。这小崽子,长大了,别说现在看人还真挺震慑的,一点都没当年的傲娇仓鼠样。


 


“睡睡睡。”我抱着围巾站起来,去我床上。


 


“你就睡这吧,反正我不睡。你那边没开暖气。”他说着拍了拍身下的被褥。


 


我抱着围巾犹豫了一下,就听床上坐着的小崽子开口:“没事,我不嫌弃你,正好床单该洗了……”


 


 


 


嘿,你个小崽子。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了,易烊千玺不在家。我坐起来,伸出手碰了碰他的吉他,还很温热,他应该没走很久。


 


过了会儿他回来了,带着一兜子小笼包和两杯豆浆。


 


“小崽子,你应该喝牛奶。”我接过小笼包说。


 


“你别说话了,赶紧吃饭吧。”他高冷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吃他的小笼包。


 


“……”




   tbc.

评论
热度(30)
  1. 仙女味儿酿梨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最喜欢的是小钱和justin了 🙌

© 仙女味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