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味儿

【千我短篇】狼来了

dew:

#玺子哥黑化,慎点
#专业部分有待参考,不必当真


追溯易烊千玺还是乖小孩的年代,恐怕要倒退十年。


是第一次含住递来的烟草,尼古丁蔓延至脑后;


还是第一次品尝一个女人的销魂蚀骨。


反正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一切事物的颜色都极具秾丽诱惑。在鲜艳的外壳下,内里有什么在缓缓腐败着……


“师哥,好久不见。”就在易烊千玺坐在父亲五十岁生日宴席上不发一语时。一个出离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易烊千玺转过头


――好白,刺眼的白。


女孩一身纯白从易烊千玺的座位经过找了个对面的位子,拖开椅子入座,落落大方。


显然易烊千玺一时间忘记了女孩是谁。女孩也没往下搭话,在饭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调侃着楠楠。


是初中同学啊,好像,是有这么个人。


易烊千玺出了门,找了个阳台,点上一支烟。红色的火星缓缓后移,一截烟灰掉落。风很大,烟灰洒在了女孩纯白色的裙子上。


女孩没表现出一丝懊恼的情绪,只是轻轻地拉下易烊千玺叼着烟的手。易烊千玺低头凝视她的眼睛。


傅杨,想起来了。


易烊千玺松开手指,烟蒂自由落体,蹦出点点火光。易烊千玺转过身,不解风情地走掉了,留傅杨一个人站在阳台上。


那天晚上回了家,易烊千玺像往常一样,把门反锁上,换上睡袍,打开一罐啤酒。


“傅――杨――”低一年级的学妹,学生会的宣传部部员?


“师哥,你字好看,能不能帮我们宣传部写一下宣传栏的板报?”回忆里齐刘海下那双怯生生的眼睛渐渐清晰。易烊千玺放下啤酒,翻出来了一本薄薄的相册,指尖一一划过第一排的人,最右边,傅杨,没错,就是她。


她为什么会来老易的生日宴?别有用心,还是图谋不轨?易烊千玺合上相册,丢回抽屉。


“砰砰砰”易烊千玺回头看被敲的门。“哥,是我。”易烊千玺把门锁打开,转身坐回床上,楠楠推门进来,又把门锁上。


“哥,我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楠楠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住校,一个月回家两次。楠楠也长大了,不像小的时候那样叽叽喳喳,渐渐变得稳重起来。


也可能是像自己一样,变得沉默寡言了呢。


都是我的错。


易烊千玺揉揉楠楠刚剪的板寸头:“有啊。但是不知道从哪说起。男子汉嘛,话少但是感情深着呢。”


楠楠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哥,你怎么了?”这是楠楠第二次问起这样的问题。


对啊,易烊千玺怎么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锁着卧室的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不和家人一起在饭桌上吃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箱一箱地在冷冻室屯着啤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床头柜上摆满了各种牌子的安眠药。


“哥,妈心里难受。”易烊千玺看到楠楠脸上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恍惚也看到了那时的自己。不过,自己的早熟是自作自受,楠楠的早熟却是被自己逼出来的。


“我知道了。”易烊千玺低下头,用指节摩擦着额头。


“哥,烟。”易烊千玺不敢看楠楠的脸,偶然瞟过,却看到楠楠因认真而睁大的眼睛。


楠楠看到易烊千玺也在看着自己,就摇着头直直地看回易烊千玺,眼里随时都会流出泪来。


还是被发现了。易烊千玺叹叹气,拍拍楠楠的肩膀:“放心,我没事。别学哥哥。”


易烊千玺本来就失眠,那天晚上他靠在床头,不自觉傅杨的形象渐渐具体。


易烊千玺初中的时候是学生会副主席,分管文艺活动这一块,宣传部这种包装部门自然也归到他的管辖范围内。初二下的时候,他开始接手副主席。当时几所学校要联合办一场文艺汇演。由于化工附中相比之下名气不大,所以演出和宣传都不是很到位,学生的参与度也不是很高。校长召集学校的文艺骨干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传达着这场文艺汇演的重要性,以及他对几位学生干部工作成绩的期许。


学生会开会时,其他几个主席都愁眉苦脸,只有易烊千玺一脸平静,倒有些事不关己的样子。所以部员们也被感染得忧心忡忡。


宣传部长带着傅杨问易烊千玺工作的事情。易烊千玺放下手里的笔:“事情不大,没必要你带着小朋友亲自跑一趟吧。你能力我信得过,不用问我,放手做吧。出什么问题我顶着。”傅杨躲在部长身后微微侧出头,露出刘海下的两只眼睛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不经意间瞥到那双眼睛,笑得亲切。傅杨赶紧缩了回去,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听了这番话,部长没有方,倒是鼓足了干劲儿,组织小组开会,布置手绘板报,录制宣传视频,排版打印报名表格,收集宣传文案,一切都井井有条。傅杨当时一定搞不懂,为什么易烊千玺的云淡风轻为部长注入了这么大的力量。


傅杨负责板报这块,据说当时一向害羞的她,逼着自己找到了年级出名的扛把子艺术生出面搞定了手绘部分。手绘是搞定了,还差个大标题。开会的时候,傅杨就把进度老实交代了,这可愁坏的部长。结果部长眼睛一亮,转头盯住了易烊千玺:“诶?易师哥,你不是练书法吗?”


易烊千玺本来是放空着的,听到这句话突然回过神来。宣传部长用胳膊肘顶了顶傅杨。傅杨慌张地看看她,像是屏住呼吸一样,一鼓作气地转向易烊千玺:“师哥,你字好看,能不能帮我们宣传部写一下宣传栏的板报?”


易烊千玺慢慢绽开笑容,点点头――还是那么亲切。


板报挂上了,文艺汇演也征集到了好多同学准备的节目。化工附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后来到了学生会换届,易烊千玺功成身退。一天,傅杨躲在易烊千玺班级后门来回地走,易烊千玺同班同学走到她面前:“你找谁吗同学?”


傅杨支支吾吾挤出几个字:“易烊千玺师哥在吗?”


那个同学笑笑:“哈哈,在,在!”随后转过头大声喊:“易烊千玺师哥,你师妹来找。”


等易烊千玺出来的时候,傅杨红着脸低着头。易烊千玺笑着低头看她:“你别理他,他逗你的。”


那天下午都是自习课,但上课铃已经打了。傅杨伸出手,指指天花板:“师哥,上课了。要不,我再来找你?”


易烊千玺摇摇头:“先说吧。没事,去六楼半。”


主楼有六层,六楼半是半截通往封闭阁楼的楼梯。易烊千玺做好了长谈的准备。


“说吧,什么事。”


“师哥……我不知道……要不要竞选宣传部长。”


易烊千玺点点头,表示对傅杨的充分理解:“如果是担心做不好的话大可不必,你很厉害的。”


傅杨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又有些放空,眼神躲闪半晌后又说:“下学期,家里给我补课。要是两边都做不好……”


易烊千玺耐心地等着傅杨说完,又关切地看着她:“你知道我吧。连学校这边都经常缺课。但是我当时为什么要竞选这个副主席呢?”


傅杨也认真地看着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沉思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答案一样点一下头,幅度不大,但够坚定:“因为我还想凭我的能力做些什么。至少让学校的生活不那么无聊,有一些……轻松快乐的东西。我知道我做得到,用心去做了,结果也没让我失望。”


易烊千玺坐在台阶上直起腰板侧身看着傅杨:“问问你自己吧。你为什么想留在宣传部?为了自己,为了部长,还是为了同学们?你应该有个答案的。”


回忆停在了这里,停在了化工附中主楼六楼半的楼梯台阶上,傅杨被阳光洒满金色的齐刘海。易烊千玺又努力地想回忆起接下来的片段,结果却沉沉睡去。这大概是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凌晨三点之前入眠。


第二天易烊千玺起床已是第二天中午时分,打开门锁,洗漱收拾之后,在家的客厅里看到了傅杨端坐在沙发上和老易聊天。易烊千玺的视线在傅杨挺直的背后停留了一两秒,要转身回房。


“千玺,你起了?”老易站起来,面向易烊千玺。


傅杨转过头:“师哥。”


易烊千玺尴尬地站着,点点头,就被老易拉到了沙发前坐下。


一番谈话后,易烊千玺知道了傅杨是老易公司的实习编辑,是老易的直接下属,看样子他们相处得不错。


讲好了事情,傅杨站了起来,老易也跟着站了起来。傅杨低着头看着还坐着的易烊千玺:“师哥,难得见面,一起走走吧。”


老易赶忙附和:“就是就是。叙叙旧。”


易烊千玺挑挑眉毛:“叙旧?”勾起一个不大亲切的笑容“好。”


出了门,易烊千玺迈着步子就走下了楼梯,没有等还在穿鞋的傅杨。傅杨一路小跑,终于在地下停车场追上了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打开车锁,进了车门。傅杨还呆呆地站在车一侧。车窗拉下来:“你不上来?”傅杨回过神来,连忙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子。


“走走就不必了。要是走路的话,被人发现了,都来不及跑。”易烊千玺打着方向盘倒车。


“啊,我忘记了,对不起师哥。”


“还叫师哥呀,我都毕业十多年了。直接叫我易烊千玺就行。”


傅杨摇摇头:“你还是我师哥。”


易烊千玺拉上车窗打开车里的音乐播放器,明显不想往下搭话。


音乐声音有点大,震得耳朵麻麻的。易烊千玺皱皱眉头,怎么以前没感觉。随后伸手拉出抽屉,想拿根烟,但又想起车里还有个人,就把抽屉又推了回去。偶然瞥过傅杨的视线停在了车座旁落着一层烟灰的烟灰缸。


开了大概半小时后,易烊千玺把车倒进了一间深巷子里,路边的招牌用暗橘色霓虹灯“狼来了”,看不出是个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你想去哪。但我只有一个地方要去。现在我到了,你去哪都行。”


“师哥你还没吃饭,你是要去吃饭吗?”


易烊千玺摇摇头:“这可不是吃饭的地儿。”打开车门后,傅杨也跟着下了车。易烊千玺按下车锁后,直接进了一间单元门,电梯门合上的最后一秒,傅杨的手挡了进来。


傅杨跟着易烊千玺走进了一间像酒吧又不像酒吧的地方。易烊千玺坐上吧台边的高脚椅点了杯酒。傅杨在不远处,边走边环顾着四周。


不一会儿,钢管舞女郎穿着羽毛比基尼从舞台侧边入场,一个深鞠躬,羽毛跟着颤抖的胸脯也抖动起来。傅杨静静地坐上了吧台前易烊千玺旁边的位置。


台下口哨声渐起,钢管舞女郎很受用地一笑,就跳上了钢管,开始旋转。


傅杨看过台下一张张男人如痴如醉的脸孔。而眼前的易烊千玺,呷着酒,面色如旧,看也没看那女郎一眼。


女郎跳了大概二十分钟就被一个醉汉揽着腰拉走了。


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傅杨只是静静地坐在易烊千玺身边,也没说一句话。


不一会儿,易烊千玺和傅杨身边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老外,但一口流利的中文。他们也点了几瓶酒,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跟隔壁易烊千玺和傅杨显然是两个世界。男人好像往两个人的酒杯里洒了一些粉末,傅杨的眼睛突然机灵起来,死死盯着杯子里扩散的粉末。易烊千玺一边晃着酒杯,一边看着傅杨,看累了就趴在了吧台上。


酒过三巡,又是几个小时。女人醉得不省人事,男人拿起一束针管:“想尝尝天堂的滋味吗?”随后就挽起女人的一边袖子。刚想扎进去,就被傅杨伸手推开了。


那男人一脸茫然地看着傅杨。傅杨的声音在爵士乐曲中格外清晰,跟当下慵懒的气氛格格不入:“你不应该这么做的。”


男人大声笑起来:“nuts...then why should you be here?”


“你也不应该来这里。”


“None of your business,别挡着我找乐子。”


傅杨回头看看女人,下意识地挡在了女人身前,不让男人靠近。


男人眼波一转,突然抓住傅杨的手。


傅杨刚想叫出声音,刚才眼前的男人已经被打倒在地上。


“跑。”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从耳边升起,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又被另一只手拽着跑走了。


易烊千玺。


跑上一层后,易烊千玺刷开一间房门。两人进了房间后,易烊千玺随手甩上了房门。傅杨蹲在地上两只手撑着地大口喘着气,易烊千玺靠在墙边平复着呼吸,长呼一口气:“刺激。”


傅杨抬头看他:“刺激?”


等到那个老外大概离开这里的时间后,两人也离开了这里。“家在哪?送你。”


“不住家,住学校。”


“学校。”易烊千玺点点头,“上大四了吧……”


傅杨点点头。到了学校,傅杨下车,关门之前,她手扶着车门,大声说:“师哥,我们还会再见的。”风很大,她的衣角被吹起来,头发也吹得有些凌乱。放大的声音也被风吹得有些颤抖。易烊千玺看着傅杨没有说话,再回过神来,傅杨已经关上门,走进了校门。


生活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记忆在易烊千玺那里好像失灵了。这天和那天的排序是混乱的,这年和那年的界限是不分明的,一些盘根错节,一些又有了断层怎么都粘合不到一起。


但和傅杨在一起的那一天易烊千玺记得很清楚。


傅杨离开了老易的公司,去考了清华的法律硕士。老易看着傅杨的朋友圈摇摇头。


“法律好工作吗?对女孩子不会太辛苦?”


易烊千玺的状态本来好转了一点点。但前阵子有个女的要到了他微博小号,天天发消息。再后来,发展成知道了他的手机号,天天发短信,易烊千玺把她设成了黑名单。后来有一天,这个女的敲了他家的门。全家人都在的时候,女人在门外喊着:“易烊千玺!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我找了你这么久,你还不回答我,我会死的。”


“你知道吗,我会死的!”


真是个疯狂的世界。易烊千玺他自己已经破碎不堪了,你却要让他来做你的神。


等到老易撞开门之后,易烊千玺还在用两个枕头死死地堵着耳朵。手臂也是青筋暴起地用着力。


女人被送去了派出所。而易烊千玺从那以后,加大了安眠药的用量,更是不加节制地喝酒抽烟。有一次他发着抖的手拿不稳烟还要点火,结果却烧到了自己。打火机被狠狠摔在了地上。


易烊千玺已经很久没去“狼来了”。这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到巷子里的。到了地方之后,家里来了电话


“千玺,你怎么不在家?你在哪?告诉妈妈好不好?”


“狼来了。”


“什么?那是哪?”对面的声音更加焦急了。


“我没事……”易烊千玺挂断了电话。


几乎横冲直撞地,易烊千玺刷开了房间门,一头栽向了床。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人直接进了屋子,易烊千玺抬头看一看,原来是以前的情人。


易烊千玺在“狼来了”有过一些情人。他最喜欢“狼来了”的一点,就是这里的诚实。女人从不欺骗,没有实际感情,也从不索取什么。


但这个女的,好像更关心易烊千玺一点。易烊千玺没问过她,她也没说过,但她却总在易烊千玺最潦倒的时候及时赶到。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女人本来坐在床上用手指梳理着易烊千玺的头发。听到敲门声,就打开了门。易烊千玺半眯着眼睛,但还是被那白色刺到了。


傅杨。


易烊千玺再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外面天色完全黑了。易烊千玺从床上坐起来,四周看看,只有卫生间的门开着,里面还有水龙头流水的声音。


易烊千玺走过去,发现是傅杨在洗毛巾。易烊千玺径直走进去,拿起牙缸刷牙,刷好了又回到了房间里。


洗手间的声音停了下来。傅杨慢慢走过来,拿着毛巾轻轻擦着易烊千玺的脸,一点一点,认认真真地擦拭着。先擦过额头,又划过眉毛,脸颊,耳朵,又是鼻子,下巴。毛巾上挂着的温水不多不少,暖暖的也不刺痛。


接下来傅杨蹲在床边一点一点擦着易烊千玺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擦着,一根指节一根指节地擦着,手掌,手背,指间……


易烊千玺又凝视过傅杨的眼睛。这双眼睛,和十几年前不一样,好像跟几年前,也不一样了。


傅杨起身走向床头柜,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把指甲刀。傅杨轻轻抬起易烊千玺的手,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剪过后,傅杨眨眨眼睛吹了吹这双手,气流从易烊千玺的手上流回傅杨那里,吹得睫毛和额前的碎发轻微抖动了一下,这一瞬间被易烊千玺捕捉了下来。


易烊千玺顺从得好像没有了自己。傅杨这时才说了今天见到易烊千玺后的第一句话:“千玺,回家吧。”


易烊千玺放空的眼睛重新聚焦:“再等等,再等等。”随后缩回被子,背靠着床头,脸埋进膝盖间。


傅杨拍着易烊千玺的背,一下下轻柔和缓。易烊千玺抬起头,双手搭上傅杨的肩膀。傅杨挪得离他近了一点。


易烊千玺终于环住了傅杨。傅杨的手还在背后拍着……


鬼使神差般地,那天之后,易烊千玺真的再没去过“狼来了”。


又过了几年,易烊千玺跟“狼来了”渐渐脱离了联系,除了那个特别的情人。那天,那个情人打来电话:“千玺,有一个小姑娘,最近总是来这里……和你认识的那一个……”


“傅杨?”


“我只见过她一次,但确定是她。她有点奇怪,每次好像都是一个人来这里,但她一走,又有很多人一起走。”


“她现在还在吗?”


“在。”


易烊千玺挂上电话,拿起车钥匙就跑走了。


突然想起,前阵子老易跟他说。


“傅杨一个女孩居然去做刑警,现在在长安街办公。”


易烊千玺到了之后,发现傅杨戴着棒球帽一身运动装,坐在吧台前刷着手机。易烊千玺点了一杯酒坐在她旁边。


“你好久没来过了吧。”傅杨抬起头看易烊千玺。


“走,我有话要说。”酒还没上,易烊千玺已经转身走人了,傅杨也跟了过去。


“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关上车门之后易烊千玺开门见山。


“我知道,比你知道的多。”傅杨直视着易烊千玺,语气是坦荡荡。


“他们你惹不起的。”


“我都惹不起,谁惹得起。”傅杨的声音不大,回荡在小小的车厢里格外清晰。


易烊千玺扶着额头:“傅杨……”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警察不需要这些好意。”


“我当初怎么他妈就带你来这了呢?”易烊千玺握着拳头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车厢里的碰撞声还响着,傅杨抚过易烊千玺的手。“师哥,给你看样东西。”


傅杨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张卡片,捏着它看了一会儿,又用擦拭两下,递给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眯着眼睛,车外的暗光投射着警员证三个字闪闪发亮。


“师哥,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你真的,做过许多事情,感染了我,也改变了我的一生。”傅杨拿回警官证靠在车椅背上,缓缓诉说:“我们都离校了,我上高一文理分班的时候,还找出你的qq,发起了陌生人会话,当时你肯定已经不记得我了。”


易烊千玺快速在脑海里搜索着这段回忆,关于傅杨的最后一块缺口,终于找到了。


当时我问你:“师哥,我是化工附中学生会宣传部的师妹。不知道自己要学文还是学理。文科就业面太窄,理科又有些难。”傅杨看着正前方,在回忆里笑得很甜:“你说啊。我呢?是没得选了。你呢?问问自己吧。为什么学?为家长为自己还是为社会。唉……可惜当时不会电脑截图,要不然现在还都留着呢……”


易烊千玺揽过傅杨的肩膀,闭上眼睛吻了过去。傅杨开始还不在状态,慢慢地才一点点回应他。


拉开距离后,呼吸的水汽蒙上眼睛。平静过后,易烊千玺缓缓开口:“还好你最开始认识的我,是最好的易烊千玺。”


傅杨摇摇头:“一直是的。”


易烊千玺和傅杨又一次断了联系,但易烊千玺惦记着傅杨渐渐魂不守舍。


有一天,特别的情人又打来电话:“千玺,情况不大好。你朋友被盯上了,今天这里要解决她了。”


易烊千玺终于被心里悬着的石头砸到了脚。飞奔到“狼来了”的时候,里面响起了枪响声。易烊千玺一路弯着腰跑进去,躲在吧台里面望着情势,发现也并不是一边倒,傅杨这边人也不少,两边僵持着。到后来,反而是“狼来了”这边吃不消了。傅杨突然闯进了易烊千玺的视线。她嘴里好像说着什么,眼睛左右扫视,手举着枪蹭进了用餐区。突然一声枪响,易烊千玺闭上眼睛,心脏好像停止了一秒钟。


奇怪的是,闭上眼睛,看到的不是黑色,反而是一片刺眼的白。


睁开眼睛后,傅杨倒在地上,手按着左腹。想也没想,易烊千玺就冲了过去。傅杨的身体因疼痛而不受控制地剧烈抽搐着,幅度一波比一波小,生命的能量渐渐流失着……好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样,傅杨拽着易烊千玺的衣角往自己身边拉:“师哥,师哥……你……你要想一想那个问题,多……多问问自己……”


傅杨的脸又模糊起来。易烊千玺好像做了个醒不来的梦。梦里的白衣女孩有一双怯生生的眼睛,拿起枪来却特别地果敢飒爽。“警员证”反着亮光,汩汩的鲜血顺着指缝往外流。


混沌中,傅杨的身体被警局的人拖走了,从此不知下落。“狼来了”成了那年很大的一起打黑事件。新闻的热度很大,人们纷纷为人民警察转发点赞,热度过得也快。没人知道那一枪有多痛,除了傅杨和易烊千玺。


回忆在易烊千玺那里生了根,走马灯般地一遍遍重播着。学生会办公区落地窗洒进的阳光,吊兰的香气,午后的蝉鸣……


“师哥,你字好看,能不能帮我们宣传部写一下宣传栏的板报?”


宣传部长的怂恿和傅杨屏住的呼吸像是酝酿着一场甜蜜的婚礼。


――――――――――――――――――――――――――――――


易烊千玺用以前的人脉,摸清了几个贩毒团伙的底细。和警察里应外合后,易烊千玺引来了贩毒头头。两人还没说话,警察就冲了进来。团伙头头刚摸到藏着的刀,就被拷上了手铐。


贩毒团伙被全体缉拿。事成定局后,易烊千玺打算自己先走。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师哥……”


#最后这段就当双结局吧。

评论
热度(29)
  1. 仙女味儿dew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欢的是小钱和justin了 🙌

© 仙女味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