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味儿

【千我】深情将至

心动💕

瀛泗大坑王:

#小仙女们清明节快乐哦!#




#哈哈哈太久不更文了怪我怪我#




#这篇文是《灿生》实体书里的特典,买了实体书的小仙女应该已经看过啦#




#爱你们!#




————




 


00.


“这次我得到‘最具人气歌手奖’和‘年度最佳创作歌手奖’这两个奖项,我自己也很意外,非常感谢大家对我长久以来的支持,也感谢悉心培养我的公司,今后我会做出更好的作品来回馈大家。”


我站在领奖台上,手里握着两个奖杯,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高级定制的礼服,站在聚光灯下,享受着所有人的注视。


 


我进套房的时候,易烊千玺正双腿叠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我那天颁奖晚会的重播。


“易总还看这些东西啊?”我摘下口罩和墨镜扔到茶几上,站到易烊千玺跟前,随手撩撩头发。


“当然,”易烊千玺抬眼看着我,随手关掉了电视,“看着自己家的艺人得奖我也很高兴。”


“这都是托易总的福。”


易烊千玺伸手将我拉到沙发上并翻身将我压到身下,手指绕着我的头发,说:“你可真会说话,你适合待在娱乐圈,在这方面你总能做出最好的选择。”


“是啊,站在领奖台上和躺在你身下,这都是我的选择。”


我伸手一把解开易烊千玺的领带,易烊千玺抓住我的手,笑道:“要是让你粉丝知道你这么主动可不好。”


“没关系,”我粲然一笑,“对金主主动点是应该的。”


 


易烊千玺微微眯起眼睛,低头吻住了我的嘴唇。


一夜旖旎。


 


第二天早上Rudy来找我的时候我还没起,Rudy看见一屋子乱七八糟的衣服之后吓得假睫毛都要掉了,喊道:“我去,一次比一次生猛啊!”


我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直接忽视Rudy夸张的反应,Rudy走到床边把我叫起来:“哎哎,大明星别睡了,起床录歌了。”


“啊?”听到“录歌”这两个字我立刻从床上弹起来,问Rudy:“今天要录歌?我现在就起,怎么样不会迟到吧?”


“不会不会,你先穿上衣服……”Rudy表示没眼看我。


“哦,昨天晚上我跟易烊千玺过的夜,”我看了看身边的床已经空了,便问:“易烊千玺上哪去了?”


“大明星你就直接叫你金主的名字是不是不太好?”Rudy调侃道,“易总今天清早飞回北京的公司开会去了。”


“行吧,你等等我,我马上穿好衣服。”


 


坐到保姆车上,Rudy跟我交代着工作,我拿着粉饼在自己化妆。


“今天要去录歌,5号要去给时尚杂志拍片,然后8号去录综艺《娱乐秀场》,然后就要准备拍新歌的MV了。”


“行,我知道了。”


“哎,其实我觉得那个综艺可以推掉,要不你太辛苦了吧?”Rudy撞撞我的肩,我看了她一眼,说:“为什么推掉?多少人想上《娱乐秀场》都上不了,现在有天降的机会你还要给我推掉?”


“我这不心疼你嘛!”


“行啦,”我收起粉饼,冲Rudy笑笑:“知道你心疼我,我就拼命点,也不能让易烊千玺失望是不是?”


“唉……”Rudy看着我,有点严肃地说:“很多圈里人可能都会犯你这种错误,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走他们的老路。”


我戴上墨镜,看着窗外的场景,不再理Rudy.


 


我不懂,这种事怎么就成错误了?


 


01.


我有一个该死的音乐梦想。


 


我考上了全国最好的音乐学院,在大学里的学习也丝毫不敢怠慢,大三那年我参加了一档选秀节目,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太好,我竟然一路杀到了全国十强,最后还进入了全国前三的争夺赛。


我以为这次机会能让我实现我的音乐梦想,我一切心思都放在了比赛上,最后——我与全国总冠军失之交臂,得到了全国第二名。


 


那次比赛结束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化妆室里,说不出话。


“好啦,别难过啊,”得到了冠军的叶琪过来安慰我,“你不是能力问题,你缺乏点头脑。”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她,我以为她是作为一个胜利者来跟我炫耀——事实上也差不多。


“你作为一个没权没势没毕业的大学生,想在这个圈子里混,没点靠山怎么行?我实话告诉你,我傍上了霁天传媒的公子,姜至,咱们两个一起比赛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是把你当朋友,你要想红,光有梦想和才华是不够的。”


 


我看着叶琪,她的眼里已经没有我第一次见到她时那种对梦想的期待,里面满满的都是对金钱和名势的欲望。


我那时候打心眼里很鄙视她。


 


那次比赛之后我成了学校的名人,可我却无心理会这些,毕业之后我只能接到一些很小很小的单子,或者帮一些三四线的小歌手当和声。我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叶琪,她在镜头面前美丽高雅,即便是网上有不少人说她唱功不行也丝毫不能影响到她。


我坐在家里,面前堆着成堆的谱子,我看着那些音符,在想也许叶琪并没有说错……


也是在那一年,我遇到了易烊千玺。


 


我第一次和易烊千玺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我站在他面前,易烊千玺穿着白色的衬衣,西装外套搭在他皮椅背上,而我穿着几年前买的T恤和牛仔裤,站在他面前我有些窘迫。


“您好,易先生。”我向易烊千玺微微颔首,自始至终我都不敢直视他。


“你叫……姜至是不是?”易烊千玺这种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如果去唱歌大概会很火吧。


“是。”


“想红吗?”


 


易烊千玺笑道,我猛然抬头看着他,对他说:“我想完成我的音乐梦想,我不是单纯地想红。”


“哈哈,你问乐盛的任何一个艺人,都说自己有梦想,可是那有什么用呢?你不红,谁管你有没有梦想?”


我没有说话,因为他说的没错。


 


“你别紧张,我把你叫来不是吓唬你的,我想捧红你。”


“真的吗?”我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有些期待地看着易烊千玺。


“真的,我可以让你跟乐盛签约,把你捧成一线明星,到时候你所有想做的事情,你的那些个所谓的梦想,你都可以实现,不过……”说罢易烊千玺起身走到我面前,将嘴唇凑近我的耳朵,低声说道:“作为回报,我也要从你身上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比如你创造的经济价值,你的时间,你的一切……你懂我的意思?”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易烊千玺,我感觉耳根有些发热,像易烊千玺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要藏在经纪公司的办公室里?他要是出道估计能让不少的女粉丝疯狂。


 


我下意识一激灵,易烊千玺轻笑了一声,说:“看把你吓得,我现在没兴趣睡一个又土又穷的十八线小明星,等你成为大明星之后,再来回报我也不迟……怎么样,这个机会你要不要把握住?”


我愣在原地,脑子里想起了几年前叶琪对我说的话。


 


“好,我同意。”


啊……脸真疼……


易烊千玺满意地笑笑,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递到我面前:“把合同签了吧。”


 


自此之后,我就成了乐盛的签约艺人。


易烊千玺给我分配了乐盛最好的包装团队,Rudy也是在那时候来做我的经纪人,Rudy以前在圈里就很有能力,她之前管理的那个影帝结婚隐退之后,她就被安排到了我身边。


我被安排做一些专业训练,包括唱歌作曲,形体训练,每一项工作我都很拼命,有了机会我就要好好把握实现梦想,另外,我也不想让易烊千玺失望……


 


在我的第一张专辑登上销量排行榜第一名的时候,当我在机场的私服秀也成为了潮流标杆的时候,当我随便发一张自拍都有十几万转发的时候,我已经被易烊千玺正式捧红了。


同样的,也是在那时候,我回报了易烊千玺。


 


现在在我看来这些事情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个跟染缸一样的圈子里,你根本就想不到每个人背后是什么样子,我见过清纯示人的演员夜晚跟大老板们开房,我见过标榜原创的歌手抄袭他人的作品,我已经见过了这个圈子里太多太多的丑恶与虚伪。


 


但我觉得我还算幸运的。


至少,我的金主——易烊千玺,他很帅啊。


 


02.


乐盛集团主要是房地产产业,这些年也开始向餐饮和影视娱乐方面发展,结果乐盛娱乐却在娱乐圈打开了自己的市场,意料之外地成了业界翘楚。


易烊千玺是乐盛娱乐的总经理,掌握着乐盛娱乐的大权,留英才子,易烊千玺年少有为是一方面,他爹是乐盛集团的董事长是另一方面……


 


在给时尚杂志拍片的补妆时间,我里面穿着拍照的短裙,外面套着外套,正拿着手机看微博。


“姜至,你知道有个叫郎俊的音乐人吧?”Rudy拿着热咖啡递到我面前,我接过咖啡问道:“知道啊,郎老师可是我的偶像啊,我上大学那会儿就特别敬佩他,可是他后来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了?”


“我接到通知,郎俊今天回来了。”


“真的?”


我放下手里的咖啡,惊喜地看着Rudy,在我脸上给我补妆的化妆师也被吓了一跳。


 


“当然是真的,而且他回来有意向跟国内一位歌手合作,易总已经将郎老师争取到了乐盛。”


我高兴得就差跳起来了,正准备让Rudy给我联系,不料这时候Rudy话锋一转,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但是易总似乎是没有让你和郎俊合作的意思,易总把周诗意介绍给了郎俊……”


我微微皱起眉头,周诗意大概是我在乐盛里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那你跟我说这个干吗?”


我扫兴地坐下,化妆师又凑上来继续给我补妆,Rudy看我不太高兴,叹了口气,低声说:“但这不还没定下来吗,你跟易总这层关系……还是很容易争取到的,回头你去跟易总撒撒娇,哄哄他,没准这机会就是你的了。”


我看了一眼Rudy,没有说话。


“话我都告诉你了,你自己考虑吧,我还要去给公司回个电话,你补完妆就去接着拍吧,我先出去了。”


 


Rudy离开之后,我坐在镜子面前,镜子里的我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打扮土气的小明星了,可我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卑感。


这件事我有几分把握能争取到我自己很清楚,周诗意是易烊千玺青梅竹马的初恋,我是易烊千玺包养的明星。


能不能成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拍片的第二天,我正对着镜头摆各种pose,这期杂志的主题是少女情怀,我穿着浅黄色的裙子,系带高跟鞋,哦,明明二十多岁的人还真被打扮得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


我正看着镜头微笑,眼睛却不经意瞟到了站在摄影棚旁边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穿着一件浅色圆领针织衫,露出了性感的锁骨,下身穿着深色长裤,他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却胜过了无数男模。


我本来专心致志,在看到易烊千玺之后有一瞬间失神。


 


“好了,姜至,收工了!”


摄影师对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便上前去和易烊千玺嘘寒几句之后,就拿着相机钻到后面修图了。


我走上前去对易烊千玺点头道:“易总好。”


“嗯,好,工作辛苦了。”易烊千玺也冲我点头微笑道。


“不辛苦,易总您来这是有工作吗?”


“不,顺路来看看你工作。”


易烊千玺笑得很端庄,完全就是一个关心艺人的好领导。


“好了你去换衣服吧,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也不舒服,我就先走了。”


说罢易烊千玺转身离开,我也去了更衣室卸妆。


 


我换完衣服之后拿起手机给易烊千玺打了个电话:“喂,你今天晚上酒店订的哪?我这边结束了就去找你。”


“哈,”易烊千玺轻笑道,“不用了,你最近也挺忙的,好好休息吧,不用陪我了。”


“我没事!我今天就站着拍了点照片,不累的!”我换了个手拿手机,另一只手揉着已经肿起来的脚踝。


“那你来吧,上次的酒店,没有换。”


“好,我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Rudy这时候正好进来催我,我把手机收到兜里,对Rudy说:“我晚上去找易烊千玺。”


“哦,行,我晚上送你去找他,你也顺便跟他提下那件事。”


“是啊……”我艰难地把脚塞进平底鞋里,对Rudy说:“我就是为了那件事。”


 


跟易烊千玺谈条件,一般要选在事后。


“千玺,你觉得我现在歌唱得怎么样了?”我躺在床上,漆黑的房间里我看不清易烊千玺的脸,这似乎更令我有了勇气。


“这个你还用来问我吗?你那些粉丝都快把你吹上天了。”易烊千玺伸手将我揽进怀里,赞赏我一般,揉了揉我的头发。


“千玺,你也知道我很崇拜郎俊老师,这次郎俊老师回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让我跟他合作的机会?”


易烊千玺沉默了一会儿,问道:“Rudy告诉你的?”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易烊千玺温柔地吻吻我的额头,温柔地说道:“阿姜,属于你的东西我都不会少了你的,但是这次不行。”


往往易烊千玺只有在哄我的时候才会叫我阿姜(虽然这种时候很少),我贴着易烊千玺的胸膛,暗暗握紧了拳头,隐忍地开口:“为什么?”


“她比你更需要这个机会,阿姜,你以后会和更多优秀的音乐人合作,但是诗意这次必须和郎俊合作,以后我会给你联系更多的资源,你不会比别人差的。”


我无法反驳,易烊千玺既然能把我捧红,也一定能让我从这个圈子里消失。


 


可我却听见我心里的声音在狂躁地喊着:我就要这个!我偏要这个!我非这个不可!


 


03.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周诗意最后得到了和郎俊老师合作的机会,这件事也瞬间被推送上微博热门,成为了圈里谈论的话题。


而我却陷入了对易烊千玺极度的愤怒和对周诗意的嫉妒之中。


其实说来也奇怪,周诗意虽然也是乐盛旗下的艺人,但是一直都不温不火,而易烊千玺和她是青梅竹马,据说周诗意还是易烊千玺初恋,可易烊千玺却没有要捧红周诗意的意思。


其实周诗意不红也没关系,周诗意家里很有背景,就算周诗意是个无业游民,她家也能让她过一辈子锦衣玉食的生活。


 


我最近在忙着要去录综艺,Rudy又通知我要出席一个慈善拍卖晚会,我揉揉太阳穴,说:“又是这种场子,烦人……”


“去见见人喽,各种明星老板都会去,你也去提高一下曝光率,让你的‘姜丝’粉再追追你。”Rudy笑笑,递给了我一个口罩。


“最近曝光率还低吗?”我看了一眼Rudy,“不过既然安排了我就去吧。”


“对了,你还记得以前跟你一起参加那个选秀比赛的叶琪吗?”


“记得啊,怎么了,哦……说起来很多年没在镜头前看见她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叶琪以前的经纪人是我大学同学,那天她跟我说,叶琪那时候不是傍上了霁天传媒的公子吗,后来她怀孕了,结果霁天传媒的公子要结婚了,叶琪被强行流产……反正后来闹得挺惨的,霁天把这事压下来了,现在叶琪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拿出手机打开微博,Rudy看我无动于衷,便说:“利益关系就是利益关系,这种关系被爱情污染了的话后果会很惨。”


“你跟我说这个干嘛?我又没怀孕!”


“哎呦姑奶奶您还想怀孕呢?怀了你敢生吗?”Rudy 调侃道,我笑笑,说:“有什么不敢的,怀了我就退出娱乐圈,做点小生意,养活自己和孩子应该没问题。”


Rudy收起刚才开玩笑的表情,对我说:“你不要拿你的前途开玩笑,你跟易总是什么关系希望你能摆正,我是为你好,我是真的不希望你走她们的老路。”


我带上口罩,眯着眼睛看着Rudy,说:“Rudy,你怎么跟我妈似的,天天叨叨我这些。”


Rudy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要是生你这么个女儿我得急死!”


 


慈善拍卖晚会当天,我坐着锃亮的黑色轿车到达了会场,走红毯的时候我微笑着向两边的粉丝记者挥手,刚出道的那会儿这种场合会把我吓个半死,但是现在我已经有了足够的勇气和自信来面对这些。


我穿着黑色的短款礼服裙,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周围有保安保护,我就在这么多眼睛镜头的注视下,款款走进会场。


 


我到的还算比较准时,易烊千玺告诉我,不管以后我有多大牌,都不要迟到,要永远谦虚礼貌,不要太嚣张。我一直也记在心里,别的不说,至少在圈里也得了个好名声。


会场里已经坐了不少明星大牌,我跟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就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我瞥见旁边座位的姓名牌,上面的三个字有点辣眼睛。


周诗意。


试问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倒霉的人吗?


 


Rudy之前跟我说一会儿我要唱专辑的新歌,我坐在位置上正念叨着歌词,虽然词曲都是我自己写的,但是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上台前都要念叨一遍一会儿要唱的歌的歌词。


“hi,姜至!好巧啊。”周诗意坐到我旁边,友好地冲我打着招呼。


“你好,你也来了啊。”


“是啊,”周诗意点点头,“我也接到了邀请。”


 


我冲她笑笑,不知道再怎么跟她聊下去。


“呐,姜至,郎俊老师跟我提过你,他觉得你很有才华,他说他也很想跟你合作的。”


“啊,是吗?”我看着她,不管是不是真的,被偶像表扬我还是很开心的。


“当然了,其实这些年你的努力你的才华我也清楚,你红只是时间问题,即便是没有千玺,我相信你也能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谢谢你。”


周诗意叹了口气,笑道:“你不用对我这么有敌意,其实我准备离开乐盛出国留学了。”


“为什么?”我有点惊讶地看着周诗意,好端端的她退出干什么?


“一开始我进入娱乐圈只是来玩玩的,我爸让我来乐盛其实是想让我跟千玺培养培养感情,但我看千玺现在对我似乎没了那个意思,乐盛厉害的艺人太多也顾不上我,我打算出国深造,这次跟郎俊合作也只是千玺说来过一次娱乐圈总得留点作品再离开,这当做跟我粉丝的告别礼物了。”


我皱了皱眉,有点弄不清这群人的脑回路了。


 


“千玺很了解你的,你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他可能比你还清楚,郎俊的风格也确实不适合你,这次你如果真的跟他合作你可能无法完全发挥出你的特长。”


“行了行了诗意,我怎么敢误会易烊千玺,一次合作而已,我不介意。”周诗意突然这么坦率让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连忙伸手制止了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毕竟是千玺捧红的明星,我还是希望你和千玺的关系不要那么僵硬。”


“我跟他关系怎么可能僵硬……”


周诗意看着我笑了笑,说:“那就好。”


 


慈善拍卖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轮到我上去唱歌热场了,我唱完新歌之后,主持人上来跟我互动了几句,然后不知道是主办方安排还是主持人为了活跃气氛,主持人问我:“姜至你现在都还是单身,那我也替你的粉丝问问你,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我的表情只有半秒钟的僵硬,随后我又挂上了略带羞涩的微笑说:“我喜欢成熟稳重一点的,然后要对我好,颜值身高只要差不多就可以啦。”


“姜至有没有觉得圈里哪个男艺人比较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呢?”


主持人问出这句话之后台下立刻有人开始起哄,我想了想,说:“王俊凯老师吧,以前我给他参演的电影唱过主题曲,觉得他人不错,如果找男朋友我也会把他当参照物的。”


王俊凯是易烊千玺多年的好友,现在已经是王影帝还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我觉得说这个人比较安全,也不会让易烊千玺误会。


“哈哈哈,王俊凯颜值可是不低啊,”主持人笑笑,“那我们感谢姜至的精彩演唱,也祝姜至的新专辑大卖!”


“谢谢大家,谢谢。”


我有些尴尬地去了后台,老实说刚才主持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生的时候,我满脑子闪过的都是易烊千玺的脸。


难怪Rudy一直在我耳边提醒让我注意和易烊千玺的关系,原来我对易烊千玺的喜欢早就在一点点地暴露出来了。


 


几天后我和Rudy回了公司,Rudy刚替我赶完私生准备进门,易烊千玺的助理就把Rudy叫走,并让我去易烊千玺办公室找他。


我把一次性口罩摘下随手扔进了公司的垃圾桶里,站在易烊千玺办公室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发型,就敲门进去了。


“你找我?”


我进屋的时候易烊千玺正对着电脑工作,看见我来之后易烊千玺动动鼠标,对我微笑道:“想你了。”


我看着易烊千玺,一时不知道如何往下接话。


“你最近忙吗?有什么工作吗?”易烊千玺双手交叉放在桌上,看着我问道。


“还可以,我过两天要拍MV。”


“哦,对,”易烊千玺起身走到我身边,伸手替我将我的碎发别到耳后,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如同潭水,深不见底。


易烊千玺低头准备吻我,我快速将头转向一边,说:“别,这在公司呢……”


“哦,你怕什么?”易烊千玺挑眉,“如果我们的关系曝光了,我也可以摆平,还能让你再火一把,这样不好吗?”


“我不靠花边新闻火。”


“嗯,真有骨气,”易烊千玺笑笑,看似赞赏的语气里藏着点揶揄,“你去那个慈善晚会的视频我也看了,怎么?喜欢王俊凯那样的?”


“不是……我这么说只是应付差事。”


“应付差事啊,”易烊千玺笑笑,“要不要我把你送到王俊凯的工作室给你安排个活儿?”


“我不……”


我那个“去”字还没说完,易烊千玺就张嘴咬上了我的嘴唇。


 


“你想去?你想去我还舍不得呢。”


 


04.


由利益关系衍生到爱情,由肉体的依赖到感情的寄托,这真是个糟糕的发展态势。


我喜欢上易烊千玺也是个糟糕的事情。


 


可是我不后悔,易烊千玺让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我那少的可怜的善意和温柔。


我还记得我出道之前,一个人在公司练歌练到凌晨,易烊千玺会坐到我旁边,静静地听我唱干巴巴的音阶——要知道练歌是一件多么无聊乏味的事情。


我在上形体课时被老师拉筋拉到哭的时候,易烊千玺会给我递上卫生纸,温柔地安慰我说:“阿姜,不要哭,你已经很好了。”


当我人生中第一张专辑诞生的时候,易烊千玺说他一定要当第一个买家。


 


易烊千玺确实尽了一个金主应该尽的责任,我曾经思考过无数次,为什么易烊千玺偏偏选择要捧红我?


在我第一次和易烊千玺上床的时候,我向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很喜欢你的嗓音,阿姜,听你唱歌的时候总能让我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你的歌声就好像我回忆的钥匙。”


易烊千玺文采太好,我只能用我拙劣的、谈不上是技巧的技巧来回报他。


 


这次专辑的MV我需要一个男明星参演,最后经过商议,确定的人选是凌川。


凌川这个人我在微博热门见过无数次,但是真人只见过一次,凌川长得非常俊秀,漂亮得像个女生,比我年轻两三岁的样子,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当红偶像。


“姜至姐好。”我跟凌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凌川很有礼貌地跟我打招呼。


“你好你好,”我冲他笑笑,“你不用叫我姐,叫我姜至就行,反正咱俩差不了几岁,我还年轻呢哈哈哈。”


我这么说,把凌川也逗笑了。


 


这首歌讲的大概是个初恋的美好故事,我跟凌川也是扮演一对情侣,里面有一个很亲密的场景,是凌川把我用外套裹在怀里,然后轻轻亲吻我的额头。


凌川比我高出一头,这个动作做起来其实很有少女心,再加上凌川颜值很高,最后拍出来导演也称赞不已。


“姜至,你看你跟凌川这么有CP感,不如趁这个机会炒个绯闻什么的,也增加一下热度怎么样?”导演在旁边提建议道,这种事我也听得挺多的了,我笑笑,看着凌川说:“怎么样凌川弟弟,要不是炒个绯闻啊?”


“啊?这个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觉得凌川好像有点脸红呢?


 


晚上我和Rudy回酒店休息的时候,Rudy跟我说:“你还真想炒绯闻?”


“当然就是说说了,你想让易烊千玺弄死我吗?”


“其实,”Rudy顿了顿,说道:“你可以试试跟凌川炒绯闻一来为专辑造噱头,二来看看易总到底是什么态度。”


“当初是谁说让我注意跟易烊千玺的距离,现在又说让我试探人家。”我看着Rudy笑笑,语气里尽是嘲讽。


“这不是看你对易总情深意切,给你创造个机会。”


我轻轻叹了口气,对Rudy说道:“我对他确实是情深意切,但是我也不要这种机会。”


 


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公司还真的安排了我跟凌川的绯闻,我在心里提问:易烊千玺那关他们是怎么过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点失落,果然易烊千玺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可能根本不在乎我跟谁炒绯闻。


我觉得我可能还是要有自知之明一点。


 


那天晚上按照安排我跟凌川在一家饭店的包间里吃饭,这家饭店是狗仔经常出没的地方,也有不少明星的猛料是从这里挖出来的。


我跟凌川故意坐得很近,我说不出来为什么心里有点反感,但是我还是跟凌川说:“你别紧张,就是装装样子的事。”


“我没事,其实,姜至,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你说。”


“我觉得也许我们可以假戏真做,我发现我真的挺喜欢你的,而且你好像也没有男朋友,你愿意考虑一下我吗?”


 


凌川看着我的眼睛很真诚,一张俊秀的脸上写满了认真,而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一瞬间非常惊慌失措。


“等会儿,凌川,你让我冷静一下……”我顿了顿,觉得自己冷静地差不多了之后,我缓缓开口道:“凌川,你和我刚认识没多长时间,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你的每首歌我都听,每张专辑我都买,你每条微博我都偷偷用小号点赞,姜至,我对你有好感很久了。”


“对不起啊凌川,很感谢你喜欢我,但我觉得你这就是有点崇拜我,这不是喜欢。”我感觉我像个老师在给学生解决问题一样。


“姜至,你有喜欢的人是吗?”


我沉默了许久,最后我点了点头。


 


后来凌川没再说什么,我离开饭店之后Rudy接我回酒店,我一进门,就看到了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等我。


“你怎么来了,吓我一跳!”


“绯闻炒完了?”易烊千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向我提问。


“炒绯闻不是我的意思,公司给安排的,你就不能给我推了?”


 


易烊千玺笑笑,看着我说:“你这是在怪我?”


“没有,我怎么敢……”


易烊千玺看着我,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直黏在我身上,我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半晌,他对我说:“阿姜,过来。”


我缓缓移动脚步走到他身边,易烊千玺伸手拉过我坐到他的腿上,说:“我捧红你不是让你离我越来越远的。”


“没有,那只是工作,”我伸手开始解易烊千玺衬衫的扣子,“你看我还是回到这里了。”


易烊千玺将手放到我的腰间,笑道:“我看你粉丝天天在微博上说你漂亮说你身材好大长腿,你说他们要是知道我跟你现在这样,他们会不会很羡慕我?”


“也许吧,”我笑笑,“易总,如果你现在睡了我的话,他们会更羡慕你的。”


易烊千玺抬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随后伸手抱起我将我抱到卧室里并扔到了床上,说:“你应该祈祷你的粉丝永远都不知道你这风骚样。”


 


第二天清晨醒来,微博上果然出现了#姜至深夜幽会凌川#这一热门话题,配上了两张糊成狗但是能勉强辨认是我和凌川的照片,很明显,炒作成功了。


“那群狗仔够迅速的了。”易烊千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说。


“是啊,他们就是干这个的。”我看着微博下面的评论,有凌川的粉丝骂我,也有我的粉丝在维护我,看把手机递到易烊千玺跟前,说:“你看,我都好久没被这么骂过了。”


易烊千玺的眼睛淡淡地扫过屏幕,随后将目光落到我身上,对我说:“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你跟那个小屁孩炒这东西。”


“没关系,”我收起手机,“挨几句骂算什么?哪个明星还没被黑过?我先走了,今早还有个航班。”


“嗯,”易烊千玺点点头,“路上注意安全。”


 


Rudy带我去机场,一出门就有不少娱记在门口蹲点,别看Rudy身材挺瘦小,也不如我高,力气还真是大的可以,一边保护我上车一边赶走了那些记者。


“真是服了,你炒个绯闻把我累个半死。”一上车Rudy就跟我抱怨。


“哈哈,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辛苦了!”


“易总昨天晚上没和你说什么?”


“说什么?他能说什么?炒绯闻也是工作他还能说什么?”


“你看你说话就说话急什么,行了你等会儿,我去托运行李。”


 


中午时分我下了飞机,这次行程是来拍专辑的海报,Rudy说先去酒店休息。我跟Rudy到了下榻的酒店之后,Rudy在前台办手续,我站在一旁从包里拿出保温杯开始喝水。


我一边拿着手机看一边摁开瓶口,当瓶子里的液体流进我嘴里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到我的嗓子如同被上万把剑刺穿一般。


“啊——”我惨叫了出来,手机和保温杯掉到了地上,“水”洒了一地,我双手捂着脖子,发出了断断续续的痛苦的呻吟。


我的大脑在那一瞬间被痛觉和绝望填满,我甚至都不敢睁开眼睛。


“姜至!姜至你怎么了?”Rudy闻声快步跑到我身边,我感觉我的喉咙此刻被放到了油锅里一样,我无法说出一个字,我抬眼无助地看着Rudy,Rudy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拨打了120。


 


当我穿着病号服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恰巧听见医生站在病房外说话。


“她的嗓子基本已经废了,以后能不能说话都是个问题,更不要说唱歌了……你好好劝劝她,不要让她太伤心。”


我猜医生这是在跟Rudy说话,我看向窗外,现在是初秋,医院外的树叶已经有了黄色的痕迹,天空也不是那么晴朗,再加上医院里惨白的墙壁,这一切都好像是为噩耗而准备的。


 


我嗓子废了。


我再也不能唱歌了。


请问这样,我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我哭不出来,我尝试着说话,却发现我根本无法发声。我没有力气去恨那个害我的人,我只是感叹生活真是草菅人命。


Rudy这时候进来了,身后还跟着易烊千玺。


可是这次我遇到的黑暗,就连易烊千玺都难以给我驱散。


 


易烊千玺看看我,然后对Rudy说:“你去给她办一下住院手续,账算到我头上。”


Rudy离开之后,易烊千玺坐到我身边,早上才刚刚和他分开,现在又和他见面了,易烊千玺估计也是刚赶来没多久,有点开心,易烊千玺终究还是担心我的。


“阿姜,”易烊千玺拉住我的手,琥珀色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我,“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的,我一定给你讨回个公道。”


 


我冰凉的手被他宽大的手掌握住,易烊千玺掌心传来的温暖渗进我的皮肤里,这一瞬间我很想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可我却发现我根本没有做这件事的力气。


我艰难地让嘴角向上弯起一点点弧度,对易烊千玺点了点头。


易烊千玺拿起我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轻声对我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放弃你。”


 


我闭上眼睛,喉间还有细微的疼痛,易烊千玺这样很危险,他总让我有一种他也喜欢我的错觉。


千玺,我感谢你不放弃我。


可是我想自暴自弃了。


 


尾声、


“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再开,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愿意……”


老旧的收音机里放着周华健这首老旧的歌,偶尔还会有吱吱的杂音,蒲扇扇风的声音听上去让人觉得安心。


 


哦,仔细算算,这是我来到这个小镇上的第一个夏天。


去年的秋天,我被人暗算嗓子报废,我在医院里仅仅住了一天就偷偷离开了那座城市,我可没有不告而别,我临走之前,给易烊千玺留了一张字条,是我那张未完成的专辑里的主打歌的歌词:


 


你一心一意的样子,


是我千言万语都说不尽的喜欢。


 


我在里面藏了易烊千玺的名字,哈哈,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发现。


 


我是易烊千玺捧红的明星,我跟他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娱乐圈里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可如今我嗓子不行了,再也没法唱歌了,我也没有脸继续赖在乐盛不走了。


比起被人赶走,我还是自己离开比较识相和洒脱——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粉丝和Rudy.


 


从前我习惯了站在舞台上,享受鲜花和掌声,但我疲于时时刻刻保持良好形象,在媒体和粉丝前带上沉重的面具,在易烊千玺面前收起自己所有爱慕的心思。


讲真,我活的好累……


我来到这座小镇之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与自在,因为这里没有人认识我。我把我的存款都捐给了小镇上的小学,我自己在小镇的杂货铺打工,偶尔也去教孩子们弹吉他,杂货铺的老板娘李婶儿没有儿女,是个遗孀,也许是她太久没人陪的缘故,对我也不错,小镇上一位老中医替我治好了嗓子——虽然无法恢复到以前的嗓音,但是日常说话已经没问题了。


 


如果说我心里现在还有什么挂念,那大概就剩下易烊千玺了吧。


从我这不到一年来在这个封闭的小镇上听到的断断续续的娱乐圈新闻,我知道乐盛又推出了不少新的艺人,而姜至这个名字,在经历过波澜之后,也渐渐被人遗忘。


娱乐圈这个新陈代谢的速度,真是太残酷了。


 


今天是七夕节,老板娘跟我说让我多看会儿店,她回家做好吃的,让我晚上去她家吃饭。


“好,李婶儿,今天我值班,您先走吧。”我冲李婶挥挥手,李婶提起布袋,冲我笑着点点头:“辛苦你了啊,小姜。”


“这辛苦什么,一会儿还要去您家蹭饭呢!”


“哈哈哈好,欢迎啊。”


 


说罢李婶离开了杂货铺,我端起放在一边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啊,都这么凉了,白瞎了这杯龙井。


后来有一对小镇上的新婚夫妇来杂货铺买了一袋盐和一瓶醋,丈夫说晚上回家要给妻子做她最爱吃的糖醋鱼,我看着他们相依离开的背影,顿时有点羡慕这种平淡简单的爱情。


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也很期待。


 


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没入天边的时候,我关上灯锁上门准备离开去李婶儿家蹭饭,我刚走没几步,就看到街边有一个年轻男人在问我们镇上的一个老人。


“老人家您好,您认识姜至吗?”


“啊……你说姜老师啊,她就在那个小杂货铺里,”那个老人转身伸手指向杂货铺的位置——指尖刚好落到了我身上。


“你看,姜老师出来了。”


说罢,那个老人就背着手离开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看不清到底是谁来找我,可是却有一种浓烈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那人渐渐走进,我才看清了他的眉眼。


“姜至!我他妈还以为你死了呢!”


易烊千玺你这么好听的嗓音用来说脏话真是暴殄天物。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准备给易烊千玺挤出一个微笑,然后告诉他我现在这样跟死了没什么去区别,结果我什么都还没干,易烊千玺就上前一步把我抱住。


“易总,不要仗着这里没人认识我们就这么嚣张。”我被他抱在怀里,说着开玩笑的话,可是眼角却冒出了温热的液体。


“别废话了,跟我回去。”


“千玺,”我顿了顿,调整好自己的气息,说:“你听听我现在的嗓子,还能说话都是万幸,我再也不能唱歌了,我没法给你创造经济价值了……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吧。”


 


易烊千玺听到这句话之后情绪变得很激动,他松开我,双手握着我的肩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说:“谁要你创造经济价值了,姜至,只要你留在我身边,这对我来说就是最有价值的事了。”


我看着易烊千玺,我的嘴唇有些微微颤抖,说不出一句话。


“嗓子坏了没关系,你还可以写歌,弹吉他,只要你愿意,我还是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梦想……阿姜,你一心一意喜欢我的样子,又何尝不是我最喜欢的。”


你说丘比特有没有失手的时候,比如现在,我从来没有想过易烊千玺有一天会跟我说这些话。


 


“易烊千玺,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


“我又不瞎,”易烊千玺笑笑,露出了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阿姜,我还记得你出道第二年的时候说希望自己在28岁之前能结婚,今年你已经27岁了,你愿不愿意和我回去……然后嫁给我……”


 


小镇上七夕节的烟花这时在天上燃起,我和易烊千玺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向夜空,小镇的空气果然比城市里强百倍,星星和烟花交相辉映,这个七夕的夜空,竟如此璀璨。


 


在易烊千玺深情的注视下,我点了点头。


 


心动不止,深情将至。


 


 


          ——THE END——



评论
热度(572)

最喜欢的是小钱和justin了 🙌

© 仙女味儿 | Powered by LOFTER